清逸文學 > 我必將加冕為王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講個好故事

第一百二十四章 講個好故事

        薄暮海岸,礁石鎮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卡林迪亞共和國的地圖上,這里被標注為“港口城鎮”,但其實只是個偶爾會有商船,或者說走私船?康男O村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盡管擁有并不算短的海岸線,但崎嶇的薄暮海岸卻并沒有多少優良港灣,除了卡林迪亞港,甚至找不到第二個合格的天然深水港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既造就了卡林迪亞港的繁榮,同時也令整個卡林迪亞的商業資源無限向一座海港城市傾斜;礁石鎮鎮民們日復一日面對著貧瘠的土地和洶涌的大海,這片蔚藍的世界除了勉強果腹的魚蝦和偶爾經過的帆船,從未給他們艱難的生活帶來半點驚喜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今天…當一群皮膚黝黑的漁夫準備像往日那樣,出海捕魚的時候,卻統統都在碼頭上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萬里晴空下,一支規模不小的艦隊出現在海平面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盡管多數都是普通的商用貨船,最“豪華”的也不過是一艘才列裝了二十多門艦炮的三桅巡洋艦…但在漁民們眼中,這已經是他們無法想象的龐然大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正當他們還在驚奇不已的時候,薄霧彌漫的海平面上已經亮起了點點火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——。。!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隨著回蕩在空氣中的轟鳴,平靜的礁石鎮頃刻間已經化作一片火海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對著聞所未聞的“天災”,驚恐不已的鎮民們除了慘叫和逃散外,根本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;漁船和碼頭被烈火點燃,泥土和茅草堆砌的房屋化為烏有…到處都在燃燒,到處都能聽見哀嚎,焦臭的氣息甚至蓋過了魚腥味,充斥在滾燙灼熱的空氣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成百上千的帝國線列兵們開始乘坐著登陸用的小艇,涌上已經被他們夷為廢墟的小漁村;開展最后的“收尾工作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對氣勢洶洶的帝國先遣軍,幸存的村民們只進行了極其微弱的抵抗;戰斗很快就從一邊倒的單方面屠殺,變成了帝國士兵們找尋樂子的狩獵活動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分鐘后,余燼未熄的廢墟中豎起了帝國的鳶尾花旗幟。

        登陸的士兵們開始以連為單位,向漁村周圍展開清剿和偵查活動——像這種村鎮的范圍通常都是很廣的,最遠的邊界往往能達到普通人徒步一天的距離

        這就是我在瀚土的第一場戰斗?

        望著岸上在旗幟下歡呼雀躍的士兵們,艦隊司令塔希恩郁悶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麾下足足有四個滿編線列步兵團,算上艦隊水手將近四千人外加幾十門艦炮…卡斯帕那個老東西給自己布置的任務居然是快速登陸,然后“配合”卡林迪亞港的先遣軍?

        這算什么?!

        身為陸軍將領,被趕鴨子上架委任為“艦隊司令”的塔希恩原本就是一肚子的氣——他倒不是嫌棄海軍,而是這一戰原本海軍除了后勤和支援就沒多少油水可撈。

        好不容易有一個登陸作戰的任務,居然還要讓給先遣軍,他這個艦隊司令只能帶著整個瀚土艦隊跑到一個小漁村登陸,對著一幫漁夫“耀武揚威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自己跑到瀚土究竟是干嘛來的?

        越想越郁悶的塔希恩搖搖頭,把手里的單筒望遠鏡扔給了身后的副官,站在甲板上靠著桅桿閉目養神,等這場鬧劇結束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時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塔希恩大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舉著單筒望遠鏡的副官突然開口道,死死盯著岸邊在旗幟下手舞足蹈的士兵們:

        “登錄的士兵們回報,附近發現有敵軍活動的蹤跡…是克洛維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    驚愕的塔希恩猛地睜開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確認位置了,帝國的艦隊就在前面!

        抬手一刀刺穿了還在慘叫的帝國士兵喉嚨?    渾身是血的法比安對安森·巴赫說道:“對面大概有四千人?    十一艘商用貨船外加一艘三桅小型巡洋艦——正好就是卡林迪亞港那個‘失蹤’的商業艦隊的編制!

        在他身后,擲彈兵團的士兵們正在用最快的速度打掃戰場;所有行動保持三人一組:一人負責撿拾戰利品?    一人用刺刀檢查尸體?    一人負責保持警戒;因為時間緊張,干脆就不留活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是一場出其不意的埋伏戰?    雖然敵人只有一個步兵連,但安森還是動用了整個風暴團——散兵連伏擊?    線列兵連和擲彈兵連圍剿?    外加師直屬騎兵連負責外圍,確保萬無一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戰斗只進行了十分鐘,面對超過五比一的懸殊實力對比,帝國的騎士軍官在幾次突圍無果后?    選擇堅守待援?    在排槍齊射和手榴彈輪番轟擊下依然沒有崩潰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至這位騎士似乎有想要用自己的血脈之力翻盤的跡象,被法比安果斷下令集火射擊;亂槍打死之后,殘存的帝國士兵才紛紛潰散,在散兵的點射下一個接一個的倒在自己的血泊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說,你怎么知道帝國的艦隊會在這兒登陸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舉著單筒望遠鏡的卡爾努力站直?    眺望著遠處或許存在的海平面:“卡林迪亞有那么多個漁村,他們為什么非得要在這兒上岸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多個漁村?    但靠近卡林迪亞港的卻沒有幾個!卑采е绨,表情相當得意:

        “控制著一支艦隊?    就意味著控制了能在整個瀚土的海岸線上,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發動進攻的權利!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我是帝國的指揮官?    我一定會想方設法讓這支部隊在我們最薄弱的位置站穩腳跟?    配合卡林迪亞港的守軍?    攻克綠茵谷外加三分之一卡林迪亞的領土,打通連接艾登的通道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此…與其說是我猜中了,不如說這恰巧證明了對面帝國的統帥并不是路易…我是說,不懂得變通的蠢貨,而是個和我一樣的聰明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面對安森的自吹自擂,完全不感興趣的卡爾·貝恩默默的從懷中掏出卷煙盒往嘴里塞了一支,點上火,劣質香煙的氣味兒開始在周圍飄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圣徒歷一百年八月八日,為了執行安森·巴赫制定的“逐個擊破,包圍殲滅”的戰略規劃——當然,用他的話來說這只是個“建議”,真正的執行者是萊昂總參謀長——草創的瀚土最高參謀部開始調動一切手頭的兵力和資源,讓這個嶄新的戰爭機器轉動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理想和現實之間永遠有一條無法跨越的溝塹;機器雖然是新的,但所有的設備都是從舊貨市場二手淘換的;安森、小書記官等一眾“垃圾佬”東拼西湊,自己拿散件拼裝,也只能勉強讓機器動起來,不至于當場散架了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數不清的指揮混亂和為了后勤物資分配扯皮后,精疲力竭的小萊昂和小書記官勉強拿出一份方案,讓安森率領風暴師和聯軍立刻開拔,趕赴艾登公國支援前線。

        配置依然和圍攻鐵鐘堡時候的一樣,五千圖恩軍團,八千艾登軍團再加上風暴師自己的五千人,總兵力迫近兩萬。

        因為瀚土已經統一,原本各個公國的軍隊再也不分彼此,“親如一家”,掌管后勤部門的小書記官自然是毫不客氣,直接從小萊昂手里批了張白條,找盧恩家的軍火商代表,直接拿走了兩萬支前裝步槍和三十門火炮,給這兩萬人換裝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一來刨除儲備,兩萬人的聯軍不僅能保證武器基本統一,炮兵比例再次達到了每五百人就有一門火炮的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水準雖然比不上帝國每千人四門火炮的地步,但也達到了不重視炮兵的克洛維正規軍的兩倍,更是大大超越了其他臭魚爛蝦一樣的瀚土軍隊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妙的是以上全部開銷包括之后的后勤,統統由瀚土王國買單,這也是安森堅持要建立總參謀部的另一個理由——不用再找瀚土貴族一個個敲詐勒索,有克洛德一世和小萊昂替他代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畢竟在圣徒歷一百年這個充滿光明和希望的年代,國王和領主們就是全世界唯一一群合法黑幫和敲詐犯,比之前的幾千年強多了——那時候他們還不是唯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打算怎么辦?”

        卡爾彈了彈煙灰:“我們有兩萬多人,可對方有一整個艦隊,打不過也能跑——更別提對方船上還有艦炮,正面進攻那要死多少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不愧是我的參謀長,一眼就發現了這場戰斗的關鍵!”滿臉堆笑的安森朝卡爾豎起了大拇指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們得把他們從卡林迪亞人手里搶來的艦隊拿下來,最差最差也得把船燒了才行——否則只要船還在,帝國人就仍然占據著主動權,隨時能向卡林迪亞港增援,進攻瀚土的腹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能麻煩您別把同樣的話重復兩遍嗎,我的副司令大人!笨柗藗白眼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現在不是問你干什么,這個所有人都知道,我問的是怎么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簡單啊!

        安森眨眨眼睛,一副“你怎么連這個都不懂的表情”:“他們上了船就能跑,那我們就別讓他們上船不就行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廢話!怎么不讓他們上船——只要聯軍兩萬人一露面,你覺得他們可能不上船跑路嗎?!”

        卡爾激動的指著身后說道:“不光跑路,連我們的行蹤也跟著一起暴露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說得好!”安森連連點頭,煞有其事的繼續沖他比劃著大拇指: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們不能讓他們知道,我們這支部隊足足有兩萬人——話說其實也沒有兩萬,才一萬八千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副司令大人,您能別裝瘋賣傻了嗎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沒有,我覺得你說的特別對,而且每一句都是我想說的!卑采瓫_卡爾正色道,真誠的表情令參謀長深表懷疑: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就是我的計劃,全殲登陸的四千帝國士兵,然后再拿下艦隊——為了做到這一點,一定要出其不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敵人已經發現我們了,你不會以為他們現在還傻得什么都不知道吧?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對,他們知道我們來了,來的是克洛維人…然后呢?”安森目光灼灼: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們會怎么做?”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做…卡爾·貝恩皺了皺眉頭:“原地固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這么覺得——這支軍隊應該是來支援卡林迪亞港守軍的,除非確信撞上敵人主力;同等乃至兩倍兵力的情況下,換成是我,大概也是固守待援!卑采⑽㈩h首: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們得給他們講一個故事!

        “講故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對,講一支‘克洛維’軍隊誤打誤撞,遇上他們的故事!卑采χc點頭: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這支克洛維軍隊,原本是被派去奪回卡林迪亞港的;但因為遇到了他們,決定擊潰他們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這個故事會不會太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無所謂,只要讓他們相信進攻的是一支克洛維軍隊就行了,帝國那邊得到的情報里面,瀚土的克洛維軍隊最多只有幾千人!

        “能嗎?”卡爾表示“我不信”:

        “這可是將近兩萬人,這都能信,對面的帝國人怕不是個傻子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操作得當的話,就有機會!卑采淖旖情_始上揚:

        “當然,如果最后能變成大潰散那就更好了——不過我這個人一向比較謙虛,不會做太高的估計!

        “謙虛…行吧!

        強忍著再次翻白眼的沖動,卡爾的面頰一陣抽搐:“那你要怎么拿下艦隊?附近沒有港口,艦隊的船是直接停在海上的,只要起錨他們隨時都能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我們還得確保艦隊不會一看到情況不對,就拋下岸上的自己人跑路!卑采p哼一聲: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好的辦法,就是讓他們想跑也跑不掉!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確保?”

        卡爾·貝恩得腦袋上掛滿了問號。

        安森笑了笑,沒有再回答他,而是轉身看向一旁還在監督打掃戰場的法比安:“怎么樣,東西都準備到位了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經找好位置了——帝國的艦隊好像很有信心,覺得周圍絕對不會有能威脅到他們的力量,整個艦隊都是呈縱向排列的,非常好定位!

        法比安點點頭,露出了有些陰險的笑容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個人認為,他們會喜歡您的禮物的!

        禮物?

        卡爾·貝恩的表情更迷惑了。

  http://www.cunamelq.buzz/0_596/12481103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cunamelq.buzz。清逸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71wx.com
全民麻将外挂 河北快三有啥技巧 小程序微乐陕西麻将辅助器 棋牌游戏官方正版 分分彩后三500注平刷 免费平码三中三网站 山东11选五计划在线网址 极速时时彩开奖时间 今日打麻将哪个位置能赢钱 安康红中麻将代理 325棋牌游戏小技巧 广东福彩36选7走势 浙江11选5走势一定牛 六肖期期中特免费公开 哈尔滨麻将微信群 麻将麻将 (第十部)海咪 kk卡五星官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