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逸文學 > 我的帝國無雙 > 第四十章 圖窮匕見 (上)

第四十章 圖窮匕見 (上)

        沙庭城后世叫做宋卡,位于馬拉西亞半島,后世泰國和馬拉西亞交界處的泰國境內,現今來說,則是真臘和三佛齊在馬拉西亞半島接壤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沙庭城當然是中原人對其的命名,現今是一個沿海的城邦,是素可泰人部落聚集而成的獨立城邦,名義上對真臘稱臣,同時,也對三佛齊納貢。

        現今說的素可泰人,就是后世泰國人的先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沙庭城,因為是很重要的貿易節點,是以,比之周邊土著部落文明程度高出許多,又因為海貿帶來的財富和各種外域商品,使得他們又比周邊土著富裕的多,在維系好宗主國真臘和三佛齊的關系的同時,沙庭城也要防御周邊土著劫掠,城中的素可泰人又招募了許多土著雇傭兵,有點類似早期的羅馬。

        宋卡往北,就是后世著名的克拉地峽,也就是馬來西亞半島最狹隘之處,從西方殖民時期便有在此開鑿運河的意圖,到了后世就更是消息經常沸沸揚揚,如果在此開掘運河,中國海來的船只便不用繞行新加坡通過馬六甲海峽,可少走千余海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陸寧甚至想過,要不要在此招募奴隸開鑿大運河,畢竟現今開鑿運河,反而不似后世考慮那么多因素,只需累累白骨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后世一千多海里不算什么,現今來說,卻是天塹變通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陸寧最終還是熄了這個念頭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這沙庭城,后世的宋卡,卻是很重要的一個港口,旁的不說,其是橡膠和錫的主要集散地,又是馬來半島橡膠、錫的最重要出口港。

        橡膠到了近代是多么重要的戰略資源自不必說,現今雖然用不到,但未未來著想,這沙庭城自然要控制在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往大齊水軍韜光養晦,因為沙庭城邦在真臘和三佛齊兩個東南亞強國中夾縫生存,是以?  同時向兩國稱臣納貢得到兩個國家的庇護,是以齊商行來這里?  也只是和其貿易。

        現今就不同了?  真臘內亂已經開始,大齊也正式跟三佛齊宣戰。

        對龍門牙、巨港一帶的戰事?  陸寧并不想去摻和,是以金銀花來了沙庭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從河仙港來此距離很近?  又恰好風向很好?  東南風?  金銀號向西南直行八百里到達沙庭城,僅僅用了兩天余,甚至到了港口,根本不用馬上雇傭當地奴隸潛水清理船底附著雜物?  如貝殼、水草等等。

        金銀號獠牙顯露?  甲板上推出了兩門火炮,更聲稱演兵,對遠方開了幾炮,驚天動地轟鳴聲中?  作為靶子的小船四分五裂的傾覆,震動了整個沙庭城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沙庭城的主人叫班泰?  沙庭城中許多素可泰人,名字里都有泰的發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班泰的府邸,其實就是比城中那些草棚木屋更高大的木屋群落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長木屋前的草地,班泰舉行了盛大的宴會宴請陸寧一行。

        現今陸寧的身份又變成了北天竺招撫使。

        班泰聽到陸寧身側通譯介紹時,心中自是一凜。

        班泰四十出頭,正是年富力強之時,看起來很是魁梧有力。

        草地上,戴著花環的泰人少女載歌載舞。

        眾人席地而坐,低矮竹桌上擺著豐盛菜肴,對那些烤肉、烤海鮮之類陸寧興趣不大,倒是本地水果味道極好,陸寧多吃了幾個。

        跟隨陸寧出席宴席的自然少不了劉大方和竇神寶哼哈二宦官,此外還有從河仙港帶來的一名懂泰語的通譯,本身就是素可泰人,而且,就是出身在這沙庭城,不過很早就跟隨商船在外討生活而已,經常和齊人打交道,又有語言天賦,很快就滿口汴京官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本名比較饒口陸寧也懶得記,中原名字王昆,是一個很機靈的小伙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班泰雖然是本地領袖,但到底和中原人不同,有什么話藏不住,在令其妻子熱情無比親自動手為陸寧剝水果皮的同時,突然問:“文招撫,大齊準備在北天竺地,也動刀兵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現今齊人正和三佛齊交戰,又來了這么一個名頭的官員,其意味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天竺地有強大的朱羅帝國稱雄,但北天竺極為分裂,齊人這是認定和三佛齊一戰贏定了?甚至已經打算在北天竺尋找立足點?

        陸寧笑笑,道:“我大齊一向以和為貴!

        劉大方在旁,道:“我家主人的意思是,大齊國和海外諸國,一向尋求和平相處之道,共存共榮,但海外未開化之蠻夷眾多,威懾教化,有時候也是免不了的!

        王昆便翻譯給班泰聽。

        班泰心下更是有些驚慌,猶豫著道:“我素可泰國,一向對大齊極為敬仰,絕無忤逆之意!

        素可泰只是小小自由城邦,管轄之地也就沙庭城及周圍一小片地域,其首領的稱號“沙魯”,其實很難用中原詞匯準備表達,齊商稱其為素可泰國國主,漸漸約定俗成,王昆也就這樣轉譯。

        劉大方哼了一聲,“小小不毛之地,也敢稱國稱王,還是失了教化!

        陸寧好像交涉的事情都由劉大方來辦,他目光閃爍,目光卻是盯在場中一個載歌載舞的少女身上,好像對她很有興趣。

        班泰聽王昆翻譯劉大方的言語,額頭更是冷汗直冒,他咳嗽著,連連對妻子使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班泰妻哈米杛,殷切的幫陸寧剝去果皮,同時,也在無時無刻不注意陸寧的神情舉動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這些水果,可能很多中原人第一次來,都不知道該怎么吃,陸寧自沒有這種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,哈米杛嫣然一笑,說:“大人,她,陰陽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語調雖然怪異,但是中原語言無疑,陸寧一怔,不由看向她。

        哈米杛徐娘半老,不過可能因為生活在熱帶,皮膚黝黑,倒是不太顯年紀,眉目間,依稀是個魅力很足的婦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她顯然早就意識到,沙庭城未來興亡,可能大齊才是真正的主宰者,是以早早就開始學習漢語,現今倒是能粗略的和人溝通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個厲害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陸寧心下一哂,同時,看向哈米杛說是陰陽人的少女,好笑的搖搖頭,泰人現今,就開始流行陰陽人了么?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這人妖身上藏著利器,卻不知道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班泰準備暗殺自己?又不太像,食物中下毒,比這把握多了,但宴會上殺了齊國使者,除了招致外間齊人戰船的慘烈報復外,又有什么好處?

        是班泰的敵人安排的刺客?要借自己的手,除去班泰?

        又或者,目標不是自己,而是班泰,畢竟看這人妖,并不太向自己這邊看,真正注意力,都在班泰方向。

  http://www.cunamelq.buzz/0_905/12486681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cunamelq.buzz。清逸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:wap.71wx.com
全民麻将外挂 排列三复式投注价格表 有百搭的麻将怎么赢 12前三技巧稳赚 好运彩彩票软件官方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和值 不是智能手机捕鱼达人 科乐长春麻将 天天乐棋牌在哪下载天天乐棋牌中心 福彩3d和值分布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预测 河南快3走势图100期 德州麻将机维修店在哪里 金都棋牌下载 快乐10分破解前直 福建36选7有人中过奖吗 梦册网七星彩解码